www.oorfd.com_www.oorfd.com-【行业标杆】

来源:电子烟巨头Juul冻结招聘、计划裁员监管压力倍增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23 21:10:00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珊瑚礁
卑微生命筑造的地质奇观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洲大堡礁有“海底天堂”的美誉,红海岸礁让人惊讶于沿岸不毛之地与它生命活力的反差,无疑,珊瑚礁是海洋最绚烂多彩的部分,同时,它们还是价值很高的自然资源,相当于陆地上的热带雨林。但是,珊瑚的生存正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这些伸向珊瑚的魔爪有哪些呢?它们对美丽而脆弱的“海底花园”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让我们一起潜入热带海洋去看看。有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堪称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像一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和纯白色光芒的明珠,即使在月球上远望也清晰可见。而它的营造师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图为大堡礁水域600多个岛屿之一的绿岛俯瞰。摄影/WalterBibikow/C初夏月圆之夜,海面风平浪静,热带珊瑚海的水面下正在举行一场生命的狂欢。无数的珊瑚虫张开了顶端的小口,卵子混同着精液喷射而出。橘黄、粉红的受精卵一个接一个地向水面升腾,如同一团团云雾。它们随着海水的荡漾四散开来,在海面形成了一大片粉红色的波浪漂向远方,去寻找新的落脚之处,去开辟新的珊瑚礁领地。大批的浮游生物、小虫小虾和鱼儿随之闻风而来,加入珊瑚的生命祭典。这是它们等待已久的珊瑚礁的盛宴。海水沸腾起来。于是,珊瑚礁一年一度的盛大繁衍仪式便演绎成为不折不扣的热带海洋生物的午夜大狂欢。属于腔肠动物门珊瑚虫纲石珊瑚目的小动物珊瑚虫是珊瑚礁的制造者。它们通常是仅仅2-3毫米长的微小海洋生物,坐落在一个个碳酸钙形成的底座里,从它们的顶端开口伸出数条柔软的触手捕捉海水中的浮游生物。然而珊瑚虫生长需要的能量却主要靠在它们体内共生的单细胞藻类虫黄藻提供。虫黄藻靠珊瑚虫的身体庇护,同时用宿主供给的碳、磷、氮等元素,在光合作用下为珊瑚虫提供生长所需的能量和碳酸。珊瑚虫再用碳酸合成碳酸钙,从虫体的底部分泌出来为珊瑚礁制造了骨骼。

编辑:www.oorfd.com_www.oorfd.com-【行业标杆】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simeiguangg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第一个登上南极大陆的中国人走了人民日报曾报道 核心条款未达成共识全通教育收购吴晓波频道终止 探路者路在何方:女董事长4次登珠峰公司市值跌去85% 淘宝造物节报告:“二次元古风”成95后最爱 苏宁金服完成百亿融资苏宁易购将获投资收益158亿元 市场调整借“基”把握中长线行情“国庆效应”显著 美媒认为:美对华施压“不能走得太远” WeWork还能Work吗?创始人离职拟裁员5000人 格奥尔基耶娃将于10月1日出任IMF总裁任期5年 国足领队刘殿秋就张鹭醉驾致歉:有损国家队形象 国庆长假资金不站岗这五招让你休市也能“钱生钱” iPhone11成“暖手宝”?A股散热材料公司或迎机会 购买前不知晓产品价值警惕盲盒“潘多拉”诱惑 东线第二天:粳米难言好转玉米信心不足 吴晓波的热度不好蹭全通教育收购巴九灵变数重重 全球最悲剧IPO:一场独角兽和孙正义的两败俱伤 国庆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27日举办第3场新闻发布会 金宇车城控制权之争起风波北控系欲提前换届董事会 国庆长假资金不站岗这五招让你休市也能“钱生钱” 振华重工建粤港澳大湾区首个全自动码头 便利蜂宣布门店突破1000家主要分布于京沪等8城市 鲁哈尼:美国提出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换取对话 王毅:美国单方面发动“贸易战”是开错了药方 盲盒诱惑:购买前不知晓产品价值或涉嫌非法经营 北京多家商场营业时间近日调整10月2日起恢复正常 特斯拉或牵手LG化学对松下难以专一 北京篇:汽车“刚需一族”困扰待解 申万期货:逢低做多铁矿石交易策略报告 恩华药业:董事长及总经理跌停板合计增持31.35万股 微星绝影GS65评测:当240Hz屏幕遇上RTX2070 被阿里、腾讯拒绝?百行征信:正与两者洽谈合作 避免美国“退群”万国邮联选中了这个改革方案 中国人寿等巨头筹谋入场互联网保险将大变? 一文看任正非对话人工智能专家:不担心对手打垮华为 鹰派官员辞职德拉基充满争议的QE政策真的错了? 近两年“活捉满广志”口号在全军叫得很响咋回事 曙光汽车连续7年扣非净利为负整车销量同比降57.77% 国庆阅兵率先走过天安门的人是谁? 把友商按在地上摩擦?雷军“硬刚”华为 外媒:复星有意竞购THOMASCOOK的品牌名称 甲醇市场恐高情绪渐起 韩5岁男童被继父用钝器殴打近25小时后死亡 印度总理:印度将在未来五年内停用一次性塑料制品 大数据:国庆后1周上涨概率9成北向资金持续逆市增仓 *ST信威:北京信威约8.75亿元被划扣用于担保履约 中原期货:玉米下跌空间有限可逐步布局看涨期权 印度:马邦糖业委员会将糖产量预估下调至582.8万吨 80岁的袁崇焕守墓人佘幼芝:17代人守护三百多年 来头不小首家银行系资产配置类私募诞生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作风不实的扶贫干部该撤的撤 上海数字贸易两位数增长报告:积极参与国际规则制定 黑龙江:精准发力有序推进减税降费调研评估工作 2019年信用债四季度投资策略:提前布局静待转机 奇瑞控股权去向成谜:传两家私募相争已缴50亿意向金 [房企图鉴]招商蛇口营收净利双降拿地成本大幅上升 互太纺织9月26日耗资86.66万港元回购16.4万股 郁亮为万科转型正名:不是活不下去是寻第2增长曲线 智拼善赢:上半年福建泉州外贸出口逆势增长19.8% BAT的AI局:三国杀还是斗地主? 国庆节前北京肉蛋菜供应充足价格稳定 小米集团9月25日耗资2亿港元回购2241万股B类股份 快讯:猪肉股全线杀跌正邦科技触及跌停 美国国会最快下月召开Libra听证会COO桑德伯格出席 美在联合国举行会议攻击我宗教信仰自由中方回应 国际民航组织大会召开台未获邀国民党痛批蔡当局 大连金普新区8宗宅地底价成交总价近18亿 大兴国际机场一线建设者们:忘我辛勤虽苦犹荣 美联储“鹰”声阵阵打压降息预期美元剑指100 微星绝影GS65评测:当240Hz屏幕遇上RTX2070 破船还有三千钉英国海军家底仍厚不把伊朗放眼里? 美国“电话门”犯外交圈大忌俄终于站出来说话了 外媒:伊朗扣押逾两月的英国油轮已驶离港口 中德美媒体人参观华为梁华:美禁令对华为影响不大 集采扩面拟中选结果公示45家企业榜上有名(名单) 不会说话还老脱稿?小泉进次郎联大发言遭痛批 他带汶川牺牲战友照片参加国庆阅兵:我们有约定 腾讯投资英国区块链公司EverledgerA轮融2000万美元 财务公司提升管理效能2018年行业不良保持较低水平 中国太保拟在伦交所上市花旗:发行价或显著折价 午间要闻公告:山东路桥发行不超10亿公司债获核准 3颗星被摘掉1颗米其林评星让法国大厨抑郁大半年 百威亚太最新市值3627亿港元48倍估值远高于7月份 苹果被曝史诗级漏洞:iPhone可永久越狱无法修复 新党民调:27.8%台民众认为未来两岸可能发生战争 中国智造改变“缺芯少屏” 京新药业:两产品未中标产生较大的不利影响 180亿市值、1400亿负债四川“地产一哥”千亿梦碎 优刻得成科创板“同股不同权”首单 打车加价6元引发“公案”:最高法院开审滴滴垄断案 韩长赋:中国成功解决了14亿人的吃饭问题 哈尔滨政协一把手落马老纪委出身疑涉呼兰扫黑 九寨沟景区部分区域9月27日起试开放 遇巨额赎回多只公募基金年内收益翻倍 马克龙约翰逊一起堵住伊朗总统:去见特朗普吧 强冷空气来袭国庆长假华北北部等地降温超10℃ 美媒:美航母作战范围大增避免进入东风26射程 国器“回家”:估价数亿只是流失文物冰山一角 五洲国际15亿私募债违约!西部信托、中海信托诉讼 737MAX还在停飞它的“前任”机型被发现机身有裂缝 共享办公空间巨头WeWork上市遇挫创始人被逼离职 泰坦科技成科创板否决第二例硬套科创属性不可行 中航国际上涨逾1%创18个月高位暂六连升累涨28% 穷玩车富玩表土豪跟着盲盒跑 伊朗总统:若美解除制裁可讨论改动伊核协议 星巴克如何讲好云南咖啡的故事? 国泰君安:豆油期货投资策略 真打算破釜沉舟了?约翰逊煽动反对者发起不信任投票 华为的设备不被信任,你失望吗?任正非回应 109岁的南苑机场25日晚正式结束民航运营 房价飞涨房主一房二卖谁将拥有最终购买权 国资划转社保改革加速冲刺传递哪些信号? 任正非:不担心会出现强大的竞争对手甚至把华为打垮 一文详解主流P2P平台资产端:个人信贷业务或将扩大 银行藏利润财政部:拨备覆盖超要求2倍应视为存倾向 8月公募规模增长逾千亿债券型基金势头最猛 新疆巴音郭楞州若羌县4.5级地震震源深度8千米 翡翠大王沦为被执行人东方金钰上了堂流动性风险课 沙特:与国内外投资者签订约近2000亿元的新旅游协议 【小康故事】区域发展的关键还是要“看政府”——专访淮安市淮安区委书记徐子佳 我驻埃及使馆:来埃旅游和遇突发事件时该这样做 格力金投再度增持长园集团多了百股当上第一大股东 交通运输部:轨道上的京津冀初步形成实现一卡通行 民政部:近年来年均办理婚姻登记1400万对左右 全球首个不锈钢期货挂牌助力构建钢材期货全品种链 北京小微企业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启动运营 工行完成非公开发行7亿股境内优先股募集资金700亿 解密南京江北新区昔日荒凉之地何以成为科创热土? 北京今天白天晴间多云最高气温29℃ 越南最大通信运营商采用诺基亚和爱立信5G设备 人民日报刊文:关于建立新中国的一些档案文献回顾 科创板现场督导常态化趋势确立威慑10企业主动撤单 看完北京大兴机场和阅兵集训台媒对比岛内狂叹气 香山革命纪念地迎客超27万人次 海航旅游不是大股东凯撒旅游:短期无变更实控人计划 海底捞回应“取消大学生六九折优惠”:暂时不作调整 每年种119万棵树……大兴机场奇迹是怎么炼成的? 国庆假期出门不想堵在路上这份攻略请转存 扫码支付新骗局:只要得到18位数字就能盗刷支付宝 沪指周跌2.47%富时罗素宣布暂不纳入中国债券 我军第1代歼15飞行员转行当教官曾首次完成空中加油 这家日企建新厂号称要在非洲“对抗中美企业” 这名市纪委原书记被双开曾以极端方式对抗审查 台年底前再丢两个 利用率低且存信息泄露风险,刷脸支付还需过几道关? 雄安新区金融服务第一标中标结果公布 男子一觉醒来收到“奇怪”短信才知家中被盗 恒大回应大促销传闻:只是清尾楼并非针对所有楼盘 专家解读:欧元区经济的“怪圈论”窥探 光大银行全资子公司成立用科技手段提升资管业务 国资划转社保提速:农行工行转千亿股权A股影响几何 交通部根据《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打造 三连板纵横通信:股东及董事拟减持股份 北京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9.6%继续保持全国首位 瑞达期货:供需矛盾凸显郑棉期价再创新低 平安银行交易银行事业部架构大调整 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运安检通道引入人脸识别等技术 瑞信计划本周完成跟踪案调查或有高管为此丢掉工作 严查捆绑销售等违规行为十余家企业被查处曝光 快讯:光刻胶板块早盘领涨蓝英装备三连板 央行主管媒体谈降息:“一降了之”不如加快改革 年内北京经营性用地成交43宗12宗地溢价率超20% 波士顿动力机器人学会360度翻跟头黄狗款即将开卖 大庆油田发布多项重大勘探开成果 日对美开放72亿美元农产品市场汽车税威胁仍未明了 1977年高考考场在京重现财政部长央行行长激动了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人设崩塌”他还能成功连任吗 国泰航空跌近1%太古A跟跌逾1%创近年半低位 航企博弈大兴机场:东航南航双枢纽国航航线遇竞争 盛文兵:黄金1517多如期大赚回撤1527继续多 北京小微企业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正式启动运营 沈机集团十亿中票利息兑付违约被申报债权已超300亿 北京大兴机场正式投运众多A股公司公告有参与 两部委:地方债资金10月底前拨付到位 上半年中国境外旅行支出1275亿美元超五成在亚洲 盖茨基金会:不平等是实现全球目标的主要障碍 变身热门打卡地付费自习室藏着什么“秘密” 专家解读:欧元区经济的“怪圈论”窥探 美国国会最快下月召开Libra听证会COO桑德伯格出席 英镑重挫百点创二周新低黄金大跌30美元险守1500 创业板跌3%机构:向下的空间不大 一汽轿车重组方案获国资委批复 赵克志会见美国白宫国家禁毒政策办公室主任 任正非:华为发债成本低愿发多少债就发多少债 国企也能以经营者名字命名 天津磁卡连亏17年押注渤海石化标的前八月净利1.4亿 5G、一亿像素与19999元:小米推出高端概念机 阿里将发布区块链战略哪些A股公司有真技术? 31光年外巨型世界直接从气体中产生? 新大正人均工资不到重庆平均工资一半劳动纠纷缠身 崔天凯:新中国70年发展也为世界作出巨大贡献 马斯克玩保险,巴菲特看笑话 中国人做的这件大事被海外夸赞了整整五年 “起底”卓胜微背后的资本脉络源渡创投狂赚2000倍 快讯:证券板块小幅拉升国盛金控涨逾3% 私域流量蹿红背后,隐藏着微信里的生意 深交所投教第460期:详解特定债券转让结算相关规定 云南多位党员干部诱骗他人参加传销被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