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2psb.com_www.22psb.com-【遇 0 庄家】

来源:杨德龙:这三大方向是今年乃至5-10年的发展方向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4 15:09:12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一段鲜为人知的 大国使臣故事#标题分割#  东西村龙里坦荷塘  明朝玉环人陈钝出使朝鲜记  不久前,我想去看莲花,便想到了玉环楚门镇东西村那成片的荷塘。  当站在东西村的荷塘前,看着竞相开放的莲花,我便想到了去朝鲜当过使臣的陈钝。  古时,东西村叫竹冈村,是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渔村。  明洪武二十年(1387)左右,陈钝就诞生在竹冈村一户书香门第。  年过四旬,入选作府学生  明宣德八年(1433),担任温州知府的何文渊为教化温州子民,招收良家俊秀子弟入府学,年过四旬的陈钝以孝闻入选,成为府学生,与章纶、周旋、南昱、陈玑及梁宏等同窗,他们都先后跃入龙门,并留名明史。陈钝是明正统元年(1436)中丙辰科殿试金榜二甲第34名赐进士。  明景泰三年(1452),坐稳了皇位的景帝朱祁钰,废去侄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建立东宫,必诏诰四夷诸国,朝鲜属于大明帝国的一个朝贡藩国,当然使知天下之大本已立邦国已定。同年八月,景帝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陈钝、陈金赐一品麒麟服。  当时,陈钝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自鸭绿江至汉城,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行程一千一百余里,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历时数月,路途艰辛可想而知。在明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倪谦,留有诸多访途诗文,我们从中可体会得到。  “石路崎岖历五盘,始从山麓到山端。”(《盘道岭》)、“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陟高岭》)  接诏仪式上,谁该行“五拜三叩头”礼  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明景泰三年,朝鲜世子李弘暐即位,史称端宗。陈钝代表明朝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藩国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  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以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明朝翰林院侍讲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季旬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朝方态度坚决,拒不执行。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也暴露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  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  明朝选择使臣有相当严格的标准,如进士出身为准,要有一定文章学识、艺术才能,又要注重仪容形象。我们虽不知道陈钝的容貌如何,从他坚挺的外交形象,始终履行扬明廷国威的责任,坚毅、果敢的外交辞令,似乎看到一副“国”字脸。  当我读到他订的《陈氏家训》:“吾家世业儒,今将二十世矣,读书这外,止务稼穑”、“有悖逆非为贻家声者,不许入祠,以俟悛改;仍旧习者,众以大义灭之,姑息者非孝也”中气十足的铿锵声音、倔强的礼学思想仿佛穿越时空。  在陈钝他们回国之时,端宗向所有正副使臣赠以鸦青丝布夹圆领各一领、柳青丝䌷帖里各一领、草绿绵䌷搭胡各一领,并人参、各色毛皮、纸张作为使臣回国的路费。陈钝表现出大国使节的风范,毫无所受,再进再却,朝鲜人相顾动色。  走在回国的路上,也许陈钝看到鸭绿江水蜿蜒曲折,两岸青峰耸立,急流险滩不断,思绪万千。为表心迹,为统一诸陪臣的认识,于是他作诗以明志:“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

编辑:www.22psb.com_www.22psb.com-【遇 0 庄家】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mzyy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上海150座公厕装“大脑”全国首个建设导则出炉 国际油价需求前景堪忧之际俄罗斯却有新的小动作 国务院:境内注册境外上市公司适用公司法相关规定 世界VR产业大会即将召开有资金已悄悄买入概念股 重组新规为优质资产注入松绑创业板允许借壳 中国日报:特鲁多的下半场一俊再难遮百丑 土耳其同意在叙利亚暂时停火,美元持续回落 双子杀手在科技上成就了李安 高盛:港交所目标价升至228港元维持中性评级 “六股四债”法则已不适用?美银:当下应多买点股票 51信用卡背后的催收江湖:只要动作适度警察管不到 投机空头挟持“铜博士”反弹大约在冬季 骑摩托车带全套假手续准新郎被拘20天将错过婚礼 德视佳登陆港交所中国眼科市场“风云再起” 高盛预计美联储下周降息但调整措辞暗示降息周期结束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加速度”QFII申报再添两支新军 业绩下滑创投股东减持中石科技定增募资8亿投5G散热 大二男生校园里种杂交水稻花了5个月成功(图) 新城控股:前三季实现净利润37.31亿同比增长19.57% 中天期货:焦煤套利策略 固收类基金审核趋严机构发力权益类基金 51信用卡突遭警方调查管理信用卡已达1.387亿张 这位一把手落马后曾与他搭班子的同事主动投案 5.51亿元受让18.15%股权云内动力拟入主蓝海华腾 天津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项目:购房政策拟放宽 95岁著名汉学家马悦然去世系诺贝尔文学奖评委 未成年人保护法迎来大修 核载9人面包车挤15人半数是小学生司机被记12分 祝树民:正研究制定P2P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方案 美军最先进隐形战舰服役3年仍不能作战 证监会:构建新三板多元化发行机制改进定向发行制度 英镑五天来首次下跌英国脱欧形势依然前途未卜 欧盟决定“拖延时间”英媒:皮球又踢给英国议会 肖华回美后首发声:没答应解雇莫雷但经济损失巨大 新能源车“骗补”揭底:补贴到谁兜里又是谁在裸泳 南财快评:建议减税降费下一步发力社保、企业所得税 人类医学史上的九大怪诞医术:食人医学和头颅环钻术 网友叹看2场造势高下立判:蔡英文场只听她1人念经 ETC概念股集体走强万集科技涨停 科创板过会公司达67家加速扩容年内有望达百家 中国“获得电力”指标排名上升至第12位 华为智能手机前三季度发货量超1.85亿台同比增长26% 常委会组成人员:醉驾入刑存在“同案不同判”问题 董志勇:房地产调控需考虑十因素反对设立房地产税 券商股跌引北上资金抄底更有创纪录资金借道ETF抢筹 沪陕高速SUV车撞击洒水车一男一女不幸身亡 本周央行累计开展5900亿逆回购下周或开展TMLF操作 天海俱乐部声明:阿兰用药已申请药物豁免 受737Max事件影响标普下调波音的评级展望至负面 中国“神草”助力斐济农民减贫致富 FB被指滥用面部识别数据或将面临350亿美元集体诉讼 年内第四次降息!印尼央行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 东芝CEO:华为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客户地位没任何改变 互联网平台券商理财爆款频现年化业绩基准最高4.55% 奔驰App在美爆安全漏洞可看其他车主信息 山东:全省未通过验收的P2P网贷业务将予以取缔 新维国际控股获电视节目冠名赞助商独家权涉发新股 团伙捕捞 美国SEC调查印度软件外包巨头会计造假丑闻 港报正告勿忘英国殖民耻辱史:“我们都是中国人” 中概股微涨:开元金融创近一年最大跌幅教辅股走高 华龙证券:市场继续震荡整固概率大 超级星期六来袭!约翰逊的脱欧协议终迎最后的试炼 市场人士:有色金属价格运行中枢或上移 法国举办“世纪婚礼”:拿破仑后人娶奥地利女公爵 国有六大行齐聚A+H股邮储银行回A股IPO过会 瑞信:中国联通维持目标价8.55港元降至中性评级 鲁大师2019第三季度手机性能排行出炉 183只创业板股票前三季净利润有望超去年全年 茅台三季度净利105亿:市值超1.5万亿拥千亿流动现金 偷换概念?英执政保守党称新脱欧协议获通过遭质疑 新发现埃及出土30具3000年前的木棺(图) 一周基金业绩:股基净值加权平均下跌0.75% 美国向赴古巴航班下“禁飞令”借口古支持马杜罗 单晶硅龙头隆基股份:前三季盈利逾34亿元同比翻番 穆迪:退欧不确定性影响英国信用质量 嫌弃新手机?特朗普喊话苹果CEO:还是有Home键的好用 紫金农商行前三季度净利11.38亿元同比增长15.22% 外媒称中国加大对巴西大豆的采购力度 评论:银保对外开放迈大步外资准入便利多了 买万能险送柬埔寨房产?粤泰股份否认该业务与其有关 8只产品公募化转型获批7000亿改造快马加鞭 AppleWatch又立功:帮助一位女性免遭侵犯 政策分歧搁置一边欧洲央行决策者热烈欢送德拉吉 诚迈科技撇不清华为:公司自己扛不住怎奈辟谣再涨停 减税效应持续显现全年减负量将多于预期 第14届上市公司高峰论坛:最佳社会责任上市公司揭晓 3亿中国人面临隐性饥饿困扰七成慢性病与之相关 39名中国人“死亡货车”中的最后11小时 “这是西方在国际组织前所未有的惨败” 国内糖价逐步攀升这是牛市周期的起点吗? 备战供暖季 沪深交易所明确不同投票权港股公司首纳港股通条件 外交部确认中国因美未及时发签证缺席宇航联大会 谷歌推出Pixel4系列手机:全系标配90Hz刷新率屏幕 超百亿资金投入估值亿公司和软银谁 500亿浦银可转债开始发行银行转债融资正当其时 赝品博物馆网文作者:假文物早有争议对文章负责 桌安讯科技有限公司李立中出席中国科技创新论坛 长城基金雷俊:指数增强投资方法论 快讯:科创板个股盘中全线飘红方邦股份大涨13% 特朗普对两家美国报纸巨头开炮:可能终止订阅 优衣库闯祸了:在韩广告疑似影射嘲讽侮辱“慰安妇” 航天通信:涉造假子公司体量大公司或面临退市风险 印度南部一辆旅游大巴发生事故至少8人死亡 高尔夫球场非法占地8年跟“国企控股”有关吗? FB被指滥用面部识别数据或将面临350亿美元集体诉讼 金辉8.25亿竞得连云港一宗地溢价率8% 贵州茅台股价突破1200元聚焦核心资产成资金共识 枸杞市场乱象:外地枸杞混卖个别商贩制“毒”枸杞 28万股东难眠!乐视网巨亏超100亿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 华显光电首九月营业额45.45亿人民币同比升78% 麦当劳:中国内地餐厅已超3200家将与迪士尼合作 《北京市物业管理条例》草案:物业收费动态调整 军运会开幕式将举行王治郅将担任中国代表团旗手 51信用卡冒充国家机关软暴力催债警方深夜通报 沪指开盘跌0.14%创业板壳资源股表现活跃 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亮点:证明事项清单政务服务标准化 未披露涉重组上市项目关联交易华泰联合再收警示函 人民日报海外版:售卖求职者简历须严惩 江西瑞金市委原副书记赖联春被决定逮捕 两部门:制度层面优化营商环境稳定预期提振信心 度小满朱光:金融科技要先解决风险问题再解决效率 钢焦企业“火药味”十足焦价是上还是下? 专业碳纤维三脚架思锐R2204+G20KX评测 三季度经济增速放缓表明下行压力加大?统计局回应 伦敦人急了“反抗灭绝”抗议者扰乱高峰期地铁 2019中关村论坛把脉产业发展:前沿科技牵手未来 民政部罚没这个学会600万:假借扶贫名义套取资金 高盛将英国硬脱欧几率下调至5%预计仍将于月底脱欧 重销售轻研发、业绩稳定欧普康视股东回报稍显不足 融钰集团董事长被证监会立案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 金融从业人员老鼠仓专属大棒: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今年底北京5G基站将超过1.5万个 外媒:AppleTV+未来一年可为苹果创造60亿美元收入 八旬老人卖房打工替去世儿子还债:我们不能欠 打新盛宴来了:下周17只新股扎堆申购 高铁项目竞争失利后日铁路外交核心不再是新干线 中泰国际:中国平安首九月保费收入增9.5% 北京拟定三名副区长人选分别来自丰台昌平房山 美国海军陆战队将举行军演直指“大国对抗”挑战 用软暴力讨债多名“涉黑”人员被判刑 李克强:深化改革开放促进经济发展和民生持续改善 长城汽车第三季度净利润迎来转机止跌增长507% 欧洲议会议长:推迟英国脱欧日期为“理智之举”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长:须用长远眼光看待美中关系 农业农村部:粮食价格基本稳定有望再迎丰收年 云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和正兴被决定逮捕 江一燕获美国建筑大师奖闹乌龙?其实是业主 英欧最新“脱欧”协议获得英国议会初步支持 规模不再决定一切全球最大资管公司贝莱德谋出路 车企三季报预告亏字当头众泰、力帆等净利“首亏” 西方对香港的双标西班牙人先反应过来了 9月猪肉涨69.3%这些生猪企业第三季度业绩大幅预增 软银计划接管WeWork估值80亿美元缩水八成 浦发银行3个半月领37张罚单信贷管理不能形同虚设 云内动力拟5.5亿收购蓝海华腾后者上市仅三年 俄6架军机进入韩国防空识别区韩出动10架战机拦截 北青报:“量子波动速读”忽悠何以得逞 中融基金评重组管理新规实施:提升A股长期投资价值 中组部人社部:事业单位里的亲属这些岗位要回避 鹏爱医疗赴美上市医美暴利背后有何隐忧? 人民日报:金融开放扩大法治保障跟进 财政部:前9月证券交易印花税1072亿元同比增21.7% 民政部罚没这个学会600万:假借扶贫名义套取资金 三巽集团豪赌IPO: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杠杆扩张存隐患 戴尔、微星笔记本抽检不合格涉及辐射骚扰等项目 市场直接融资的比重不断扩大IPO倍增计划要面对现实 爱波瑞赵禹:中小民营企业面临中高级人才短缺问题 爆款基金“打新”火热15年间近5成爆款基金跑输大盘 Windows102020春季更新将捆绑ChromiumEdge浏览器 区块链有核心技术吗?未来能改变什么? 特朗普一句话就把美国一州“割让”了 无锡垮桥事故致3死2伤律师:这些人或担刑责 网贷整治时间表明确了明年上半年完成存量风险化解 年内4家民营银行被罚超800万全面履行义务绝非等闲 加拿大大选迎决胜时刻特鲁多面临连任挑战 Verizon将免费送一年Disney+Netflix从高点回落11% 密码法草案提请二审%多处修改体现 文化元素让夜经济 科技主题新基金火速建仓科技股后续还有资金布局 南京新版网约车管理办法拟规定:优先选用新能源车 新京报:应对世界贸易新格局中国需提升规则制定权 中国政府中东问题特使翟隽访问伊朗 银保监会:影子银行规模压降资产增速降至8%左右 普京访问沙特插曲不断俄罗斯在中东正下一盘大棋 任正非:华为今年收入预期下降不超100亿美元 玻璃制造概念走强洛阳玻璃涨停 上海国资系统权属关系将密集调整加快核心资产上市 外媒:新加坡将于2020年推出商业5G服务 创业板10年估值降六成投资可首选指数基金 小牛电动上市满周年如何改写“出行鄙视链”? 约翰逊面临的脱欧形势比特蕾莎-梅还要严峻 长城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向威达:四季度或继续震荡 稳步增长成色十足——前三季度外资形势观察 51信用卡在港交所暂停交易停牌前跌幅达34.32% 9月金融数据整体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