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88ncb.com_www.188ncb.com-【最新登陆】

来源:两部门联合印发通知:加强个人所得税纳税信用建设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19 15:38:43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 #标题分割#  “两年前的‘最多跑一次’,让我们从此有了‘根’”。4月4日一早,一名60多岁的老汉给嘉善县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吴罡送上了一面锦旗。是什么事让他时隔两年仍念念不忘?锦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原来,老汉姓夏,是姚庄镇渔民村的村民。他的妻子阿花(化名),1990年从丽水嫁过来。2年后,阿花因家庭发生变故导致精神上遭受了重大打击。近几年来,阿花的病情越发严重,经常日夜颠倒,白天在家呼呼大睡,一到晚上就出门闹事,邻居对此抱怨不断。  老夏是村里的低保户,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在外地打工,妻子全靠老夏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贴身照料,老母亲自己身体也不好,看着好端端的儿媳成了如今模样,只能默默抹眼泪。  20多年间,老夏也想过将妻子送医治疗,但妻子的户口在老家,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原因一直没能成行。随着自己和妻子的年龄不断增大,老夏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下决心要将妻子的户口迁过来。但此时却发现妻子的父母过世后,因与老家失联,阿花的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注销,也就是说,阿花已经当了“黑户”23年。  一筹莫展的老夏来到村里求助,在村委会主任项建军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姚庄派出所。两年前,正值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拉开序幕,姚庄派出所民警积极响应省里号召,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民警吴罡立即与社区民警一同前往渔民村实地调查,通过向阿花的婆婆、村干部、邻居等人询问核实并多方取证后,查实了阿花的原户籍地为丽水市青田县海口镇。随后,吴罡又马不停蹄地与海口派出所取得联系,并联系上阿花在海口镇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证实阿花确属海口镇人。  2017年6月21日,经过多方协调,阿花和老夏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和陪同下,时隔27年再次回到海口镇,并于当天成功办理了户口恢复手续。随后,阿花被顺利送往嘉善县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2017年7月15日,考虑到阿花外出不便,吴罡主动上门为阿花采集了人像和指纹信息,为她办理身份证和户口迁移手续。不久,阿花顺利拿到了身份证和户口簿。  “现在,因为户口问题的顺利解决,我妻子住院的费用能享受到镇、村两级财政全额报销,不仅如此,她还能享受到渔民上岸安置补偿政策,每月可以拿到800多元补助和258元重度残疾补贴,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老夏说,这几年日子好过了,心里也越来越感激当年的办事民警,便来到派出所表达谢意,也因此有了送锦旗的一幕。  据悉,老夏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启动以来最早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的群众。据统计,自“最多跑一次”改革开展以来,嘉善县公安局先后帮助40名无户口群众成功落户。

编辑:www.188ncb.com_www.188ncb.com-【最新登陆】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mixue-te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张晨雷:黄金原油趋势稳健布局日内走势分析及操作 吴小晖名下四套别墅网拍出价记录却是个位数 美众议院议长宣布计划启动对特朗普正式弹劾调查 印度本土制造第二艘法鲉鱼级潜艇服役(图) 业务复核调整致亏损恒天然称中国业务仍是重点 百万年前,是什么力量让亚马孙河流向逆转 龙湖长租执念:很多企业没见水就停我们会一直挖到水 湖北省畜牧局副局长:防控复养要有信心也要有耐心 习近平宣布: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运(视频) 美媒%王毅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等 张勇:阿里巴巴中国用户达9.6亿五年内将超10亿 谭民谈阅兵训练保障:301医院知名专家全天候保障 两连板纵横通信:股东东证昭德、魏世超拟减持 海关总署:中国8月进口168万吨美国大豆 充电桩保有量达百万台关口是欣喜还是焦虑? 福建一家村卫生所用2.66元过期棉签市监局:罚2万 长假“薅羊毛”最佳机会:国庆长假理财攻略来了 蔚来确认年底前将继续裁员2019年毛利率仍为负数 吉林松原市宁江区发生3.1级地震震源深度9千米 阿里巴巴通过中国子公司持有蚂蚁金服33%股份 车企中报|安进后时代:江淮汽车偿债能力最低负面不断 穷玩车富玩表土豪跟着盲盒跑 吴晓波15亿交易黄了“最赚钱的财经作家”还想上市 国家邮政局:我国快递对全球快递业务增长贡献超50% 中国平安子公司壹账通被传11月赴美上市:不予置评 现金贷从业者转型录:他们蜂拥进入发现又是一座围城 Arm中国吴雄昂:从未对华为断供后续架构继续供货 泰格医药和药明康德的市值差3倍业绩差5倍 突破显微镜的局限,这套系统能看清体内基因表达! 英特尔发布Win10平台的26.20.100.7212版DCH核显驱动 议会复会英镑震荡走强约翰逊辞职呼声压顶 山东卫康合作单位遭举报涉嫌传销发展下线能拿奖金? 白宫再演驴象争夺战特朗普“通乌门”走向何方? 传音控股上市在即遭华为起诉630项专利成非洲之王? 第五家资产配置类私募上线背后站着这家银行 豆类内强外弱贸易战主导盘面 31光年外巨型世界直接从气体中产生? 今年前8个月澳门入境旅客同比增18%至2744万人次 19个马甲也藏不住四环生物隐形实控人被罚禁入市场 CBD楼宇经济:北京税收亿元楼宇最多深圳含金量最高 在游戏里对飚中文的老外火了 陈一铭:美元持稳非美叫苦不迭黄金震荡欧元创新低 抛售旗下亏损矿业公司60%股权ST宜化5天两度卖资产 中东局势剑拔弩张油价周四基本持平 排放作弊奔驰母公司收到德国检方8.7亿欧元罚单 胡春华强调:扎实有力抓好生猪稳产保供工作 中青宝:控股股东、实控人等拟减持不超过6% 东线第三天:龙江地区受灾严重农户应增强保险意识 10年后6G将问世:速度比5G快百倍信号覆盖“盲区” UAW会员继续罢工华尔街对通用汽车股价仍保持耐心 巴基斯坦总理回国专机发生故障折返纽约降落 易纲:明年将全面放开银行、证券、保险业的股比限制 迎新中国成立70年首都2000万盆鲜花扮靓京城 深圳村民谈拆迁成亿万富翁:传言不实本就是亿万富翁 京东数科完成更名一年后小米支付也更名为小米数科 热门中概股多数收跌蔚来汽车跌超20% 国泰君安:历数中国科技股这十年的大机会 纽约联储主席敦促尽快放弃LIBOR: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云南多位党员干部诱骗他人参加传销被通报 上海数字贸易两位数增长报告:积极参与国际规则制定 3亿美元助新能源转型苹果联手中国供应商投资风电场 沪镍探低回升关注上方阻力 外媒:佩洛西把弹劾特朗普的演讲稿落在飞机上 Intel推出QLC固态硬盘665P读写超高1GB/s 长三角全部41个城市实现医保“一卡通” 宗校立:重磅炸弹连续轰炸昨日局势真是好不热闹 国庆70周年庆祝活动期间北京多个路段将交通管制 交通运输部:轨道上的京津冀初步形成实现一卡通行 央行司长示警刷脸支付单一特征交易隐患待解 又见罚单:内幕交易巨亏1.5亿动用9大账户一起行动 寻觅30年,消灭艾滋病病毒的潜在治疗靶点终于找到 医药股闪崩!4+7带量采购全国扩围医药股还要跌多少 部分水泥股炒起海螺水泥急升近3% 任正非:华为发债成本低愿发多少债就发多少债 为控风险华通医药技术研发中心项目投资“缩水” 带量采购助推一票制时代到来药企加速剥离药房托管 商务部:前8月服务出口增长加速服务贸易逆差减小 债基小课堂:看完之后瞬间变成债基小灵通 全国校外线上培训征求稿:AI课单次收费不得超3千 国务院@你国庆节前还有这些民生好消息 央行连续6日开展14天期逆回购流动性紧张获缓解 收评:北向资金净流入4.93亿元沪股通净流出4.76亿 亚马逊狂推15款硬件 环球时报社评:在联大攻击中国美方失理又失风度 道达投资手记:银行板块突发利好报复性反弹可期待 科技股冲高回落北上资金持续加仓守住初心 王毅人民日报发文:中俄关系开大国交往风气之先 亿阳信通申请批准破产重整集团重整方案延期 黄辰鑫:避险降温黄金守千五关待美盘原油顺势反弹空 王毅集体会见海合会“三驾马车”外长 南苑机场结束民航运营:中国首座机场开创多项历史 徐峥谈中国女排比赛:是一种生命力会感染每个人 约翰逊在议会与对手“硬刚”英国主教们“拉架” WeWork真的不work了? 北京市交通委多种交通方式 商务部:对日本进口光纤预制棒发起反倾销复审调查 科地农业终止建议更改公司名称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富瑞予腾讯控股目标价455.3港元 海口20家企业发起倡议明确17种蔬菜及猪肉零售价 深圳振业以底价9亿拿下东莞三旧改造地块 宁吉喆:着力扩大消费提质扩容破除汽车消费限制 媒体:三季度车企业绩回暖可期 以色列选情明朗化?内塔尼亚胡和甘茨或组联合政府 外汇管理局:6月末我国对外金融资产74427亿美元 瞪完特朗普“环保公主”又看向了特鲁多 佳能正式发布EOSR/RP的鸡血固件眼部对焦快 周杰伦“安利”的奶茶被黄牛炒到350元一杯? 郑商所修订强麦期货业务规则 互联网大脑会演变成科幻电影中的“天网”吗? 蔚来汽车全面回应质疑:实际亏了220亿年底还会裁员 俄外交部长:12月1日起计划向中国供应管道天然气 国常会: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降低企业用电成本 小米集团:9月24日回购1071万股支付总额近1亿港元 宗校立:美联储重要人物纷纷转鹰对美元是否利好? 西安房产要凉?楼市金九回归二手房成交量环比涨27% 华为存储以四项第一加速领跑2019上半年中国存储市场 全国首条市内高铁济莱高铁开工莱芜上市公司迎机遇 深圳:谋划推出一批具有示范引领性的改革项目 快讯:港股医药股午后持续拉升石药集团大涨超8% 华为证实:已生产不含美国部件5G基站 中行等金融机构保障助力广东实现“四通八达” 蓬佩奥一再污蔑中国治疆政策王毅在美国放出警告 没给俄外交官发签证俄方斥:美不尊重联大成员国 双胞胎哥哥多次替弟弟背锅这次他差点又被坑了 宗校立:美联储重要人物纷纷转鹰对美元是否利好? 易纲:不急于做出像其他国家央行那样比较大的降息 从“私烟”案看蔡英文是否与台湾军队同心? 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扩围到全国 外媒:中国正赢得比贸易战更重要的战争 小米集团:回购562.4万股耗资约4999.4万港元 华为的设备不被信任,你失望吗?任正非回应 互联网保险战役再起:众安在线入局互助 A股回暖易方达汇添富高毅保银等公私募基金抢人才 日本野猪海里游泳被拍%逆流而上 蔡英文论文公开岛内并不买账:先把这些疑点解释下 千人合唱团和千人交响乐团参与国庆联欢表演 医保局: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由11城市扩大到全国 第十六届中国—东盟博览会闭幕 法国极左极右翼政党纷纷悼念希拉克 海信电器半年度扣非净利首亏海外市场拖累毛利走低 周睿金:黄金白间横盘整理晚间操作策略指南 晶丰明源今申购:价格战激烈市占30%仍难一枝独秀 ARM中国:确认V8和后续芯片架构技术可向华为海思授权 国企也能以经营者名字命名 逢低做多油脂 军工主题基金业绩亮了机构看好军工板块的长线机会 创业板跌逾1%北向资金当日净流入逾10亿元 新华联输血文旅后劲不足营收数据有虚增嫌疑 台当局称台医院遭大陆黑客攻击医院打脸:没这事 景顺长城康乐:外资背景带来思想、理念等5大方面优势 顺德港澳城规划发布打造粤港澳协同发展先行示范区 外汇局报告:超5成境外旅行支出发生在亚洲 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发挥统编教材的国防教育功能 国庆阅兵方队编设将军领队将军受阅数量超过以往 vivoU3x评测799元起价的大电池长续航手机 “基业长青”的诅咒:如何看成长股传奇与价值股稳健 第四届中国杂技艺术节在河南濮阳闭幕 北京3宗地揽金94亿一流拍地块上调12亿元成交 从南苑到大兴国内最赚钱航司一夜转场 何时发数字货币?央行行长易纲最新回应来了 火箭民企星河动力运载火箭“三合一”试验成功 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前往法国参加希拉克的葬礼 太安堂实际控制人减持计划实施完成5个月套现2亿 农业农村部:70年间粮食产量先后迈过11个千亿斤台阶 财政部新规致银行飘红@您需要一份银行拨备覆盖名单 茅台控价路远%市场价仍超元 民企纾困周年:有人上岸、有人深陷有人负重前行 安徽省黄山市一女干部因工作需要获破格提拔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通航各大航司纷纷“秀肌肉” 联想控股(天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不再是柳传志 三千假评分毁掉一部好电影?淘票票打击评分黑灰产 利比亚首都遭空袭4月以来冲突已致数千人死亡 韩法务部长曹国承认曾在检方调查时与检察官通话 交通部:着力打造轨道上的京津冀发挥好机场群作用 龙虎榜解密:东山精密跌停三大游资逆势买入2.65亿 财政部发布消息:银行不准藏利润银行股最高暴涨9.8% 继日产丰田之后本田计划2021年前在欧洲停售柴油车 特朗普遭弹劾调查,会步尼克松后尘吗 2019世界制造业大会闭幕大会集中签约项目638个 新疆若羌县发生4.8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宁波智莲筹资遇挫延期支付皇氏集团子公司转让款 日本大和证券5年后再战中国市场携北京国资新设券商 苹果被曝漏洞还无法修复!从4S到iPhoneX均受影响 财政部就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 大西洋两岸政治风波不断欧股收盘下跌 茅台流通市值冠绝A股一图看懂20年股王变迁 自动驾驶汽车市场面临挑战大摩将Waymo估值下调40% 期指全线收跌IC跌1.84% 新抗生素时代开创者王以光:用基因工程研制新药 腾讯、蚂蚁旗下征信变更法代数据整合之路并不坦荡 张开元去哪了?清新环境易主股权仍高比例质押 21社论:70年开拓进取我们创造一个又一个发展奇迹 跨省晋升5个月后他职务再调整 9月24日上市公司晚间公告速递 比特币暴跌15%自6月以来首次跌破8000美元 新疆库尔勒火车站建成现代感十足 比亚迪升近2%获电动大巴订单打进德国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