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55psb.com_www.55psb.com-【随时随地】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1-15 06:23:50  【字号:      】

www.55psb.com_www.55psb.com-【随时随地】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

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

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

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看《青镇人家》中的文化密码如何润泽人心#标题分割#  《青镇人家》封面。  “湖秀之间,有镇画河为界,西曰乌镇,东曰青镇。”历史上,乌镇曾因一条河流,被划分为两镇,东为青镇,西为乌镇,直到1950年乌镇被划归桐乡县,才统称为乌镇。近日,桐乡市文联副主席、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陈伟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青镇人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2014年,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为什么是乌镇?一时间,这样的疑问不绝于耳。”谈及创作初衷,陈伟宏说,乌镇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饮誉海内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这场全球瞩目的盛会也不会“花开乌镇”。而这背后,离不开“好家风”的世代传承。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翻开《青镇人家》,一场发生于明万历三十二年的地震,带读者走进了明末清初的乌镇,透过小说主人公沈秋生的一生,解码千年乌镇的精神内核。  平淡的叙事  叙述了一段不平淡的历史  白墙黛瓦,河水脉脉,沉醉不知归处……第一眼看到《青镇人家》,即被封面上一幅江南人家的水墨剪影所吸引,让人未阅其文便嗅到了字里行间的历史沧桑。  说起小说的创作,陈伟宏告诉记者,“创作前后历时4年、历经8稿,分上篇、中篇、下篇和尾声四部分,共计28万字。”  一座古镇,一段历史。《青镇人家》叙述了明末清初时期,商贾云集的青镇风起云涌,出生于小镇一家瓷行的沈秋生从一名纨绔子弟最终成长为淡泊名利、热心桑梓的开明绅士。是什么促成了沈秋生的转变?当你读完《青镇人家》,想必会发现,是青镇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使然。  围绕核心人物沈秋生,陈伟宏用平静的语调叙述着书中每一位人物的起起落落,处理小说人物关系时更是不惜笔墨,而吕留良、张履祥等桐乡历史文化名人在小说中的出现,让人更好地进入到阅读情境的同时倍感亲切。直至康熙五十五年立秋前日,沈秋生去世,随着后人一句“先祖传下来一句话:‘做人不为留名,做事全凭良心。’”小说进入尾声。这种看似平静的情节发展,使得历史的厚重在淡淡的叙述中弥漫。历史的车轮,碾过数千年的烟云。当它透过小说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时,最令人为之触动。  其实,《青镇人家》的平淡叙事是陈伟宏的刻意之举。“没有演绎时代风云的波澜壮阔,有的只是平凡‘小人物’的挣扎与追求,这才是我心目中真实的乌镇。”陈伟宏说,他试图通过对一群“小人物”的塑造,用文学的笔触,揭示繁荣兴盛了几百年的小镇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核。  逐字逐句的推敲  记录下千年乌镇的家风传承  “故事构想有了,引导情节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小说创作之初,陈伟宏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相关资料,逐字逐句推敲,将时代掠影下乌镇人的生活变迁梳理成“线”,将其背后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凝结成“核”。  “家风是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社会的价值缩影。”一语点醒梦中人,在与原桐乡市作协主席张振刚的交流中,陈伟宏意识到,乌镇历来重家风,正是“好家风”的世代传承,凝聚起了小镇跨越式发展的精神脊梁。  为此,小说中两位让沈秋生产生转变的关键女性人物--沈秋生之妻桂玉和陈老板之女秀梅,陈伟宏花了大篇幅进行细腻刻画。“史料佐证,乌镇繁荣兴盛的背后,家庭是强有力的支撑,其中女性的力量不容小觑。”陈伟宏向记者举例,一代文豪茅盾文学与政治梦的形成起源于少年时期的梦想,而家庭教育的启蒙,是激励其向梦想迈进的重要基点。尤其是他的母亲,从小教育茅盾开明、通达,关心国家大事……“茅盾曾说,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  2017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有趣的是,记者在《青镇人家》中找到了现实映射。书中沈家父子协调解决帮派纷争、法办徐家峰、处置偷窃培林家翡翠镯子、兴盛青镇书院等等情节,无不反映着旧时乌镇人传承良好家风的时代价值。这也让我们坚定了历史上的乌镇,“好家风”的传承及和谐营商环境的营造是延续其繁荣的重要起点和主要根基。  “敬业、互助、关爱、反哺、诚信、真诚、善良……历代乌镇人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写中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用28万字探寻乌镇历史文脉的陈伟宏,对于浸润乌镇人的“好家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历史的智慧光芒贯古通今,在乌镇,“好家风”推动了“好民风”、“好政风”。今年3月,乌镇98岁的“诚信奶奶”孙杏宝冒雨还债的暖心事,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民网、学习强国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转发点赞;前些天,瑞士投资商Rico不到一天就拿到了公司落户乌镇后的营业执照,为乌镇营商“软环境”由衷点赞……优良家风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历史财富,上述这些,只是“好家风”化成一缕缕春风,浸润乌镇的一个缩影。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乌镇人的对话,全部用乌镇方言写成,使得这部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地域特色。陈伟宏说:“我妻子是乌镇人,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她聊她记忆中少年时的乌镇以及乌镇人特有的语言习惯。”  合上《青镇人家》,回味着书中熟悉的乌镇方言,穿越历史烟云,厚重的“乌镇味”以及背后蕴含着的优良家风闻一闻便醉了……

不论是联合作战指挥人才、联合参谋人才的培养,还是任务规划、指挥控制、电子对抗、气象海洋等联合作战保障人才的培养;无论是传统专业人才的培养,还是新型作战力量人才培养,都呼唤刚刚毕业的青年高中生步入军事院校。  因为过大的学业压力,高中生接触到的国防教育几乎都是高一时军训的形式。




(www.55psb.com_www.55psb.com-【随时随地】)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55psb.com_www.55psb.com-【随时随地】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回落宁德时代、LG化学逆势上扬 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中美之间没有解决不了的分歧 东风41究竟强在哪:固体推进剂领先美洲际导弹一代 一场“隔空操控”的营销背后 林华:科技企业如果做金融服务一定要持牌 科学家勉励香港学生:探索月球必须有热诚 诺基亚盘前股价大跌18.98%分析师:财报非常令人失望 土议员建议缩减境内美军事基地俄媒:直击痛点 “3时代”来了!CPI有抬头趋势未来物价怎么稳? 酒鬼酒疲态初现?Q3净利润下降四成百亿梦或成泡影 “脑控+AI”让人用“本能”驾驶 男子搂妻合影后将其杀害网上曾称 Banijay将收购《黑镜》制片方EndemolShine集团 军运会开幕式 任正非75岁生日孟晚舟写信:等我回来 马上评丨“可诉可不诉的,不诉”是一颗民企定心丸 国内商品期货开盘:玻璃涨逾3%沪镍、沪锡跌近2% 圆通“双十一”困局:员工不忿离职收入逼近亏损线 欧洲央行维持欧元区三大关键利率不变 快讯:地产板块早盘持续拉升保利地产大涨近5% 文旅部再取消3家旅行社出境游业务今年已取消60家 1500万起步价500万诚意金深圳一楼盘仍遭4000人疯抢 西安临潼交通事故致4人死亡其中3人为大学生 社保基金三季度签1030亿元新合同A股优质股有望接单 “保持关系就请吃饭”“恋爱话术”软件真靠谱? 北京新社会阶层女性规模145.2万月均收入达1.7万 台湾一少年当警察面对空开枪逃脱追捕后自行投案 钢焦企业“火药味”十足焦价是上还是下? 数字经济进入新阶段5G与AI如何助力实体经济? 江西上饶信州区公安:全区取缔营业性麻将馆棋牌室 杀害大连10岁女孩嫌犯多次尾随女性:阿姨真好看 美空军网络战部队成立负责全球网络战和电子战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黄有光演讲 携号转网已办成290万人次11月底前全国范围正式实施 两高两部联合发文明确非法放贷定罪处罚依据 原油后期走势难言乐观 小米高管怒怼荣耀赵明:怎么不出一款4G年度爆款机? 印尼总统佐科宣誓就职开启第二届总统任期(图) 友邦保险无惧大摩削半成目标价现涨近1%破50天线 普思资本股权被冻结王思聪未来的路在何方? 国资委酝酿深化混改政策指引更好地推动和促进改革 中国最大的酒店用品商城信基沙溪通过港股上市聆讯 官员被儿子前女友举报:父子获刑举报人亦涉刑案 英媒:研究发现螃蟹能认路并走出迷宫 个人信息安全规范更新征求意见稿公布八方面有改动 安邦保险瘦身卖楼5.04亿转让两楼盘100%股权及债权 中信银行:前三季度净利润407.52亿同比增长10.74% 中方警告美勿在亚太地区部署陆基中导否则必将反制 华为首次发债利率3.48%直逼AAA央企国家电力 25年前奸杀幼女案“凶手”申诉无罪陕西高院复查 国信:国债期货持仓量明显上升的原因及对后市的影响 金宇车城董事会提前改选北控系全面掌权 海尔生物科创板开盘大涨88%未来聚焦生命健康领域 上海:2批次燃气热水器被检出不合格涉国美电器 5G手机价格比肩苹果换机潮到来或仍需时日 土耳其与美国达成停火协议后,里拉跃升至近两周高位 赤字飙升26%!“特朗普效应”后遗症预算缺口近万亿 开源简史:从社区到商业化 创始人李国庆俞渝夫妻互撕当当年老店倍显 深交所:支持产品创新化解股票质押风险 OK区块链60讲|第8集:区块链的分类 统计局:9月二手房价涨幅基本持平北京环比降0.5% 人民网:“赝品博物馆”频出高校“眼力”哪去了 博郡一汽夏利“联姻”敲定合作能否逃过市场劫? 伊朗发生5.5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2019年全球494只独角兽中国占206只力压美国世界第1 捷克总理:即使违反欧盟法律也要兴建新核电站 美联储将从周四起增加对市场的临时流动性供应 推特警告世界领导人别发好战言论有人@特朗普 寻金医疗器械:龙头的成长刚刚上路 日本台风灾区与世隔绝民众地上写字求水粮(图) CBA下赛季实行“工资帽”球员顶薪900万元 第九届北京香山论坛举行欢迎晚宴许其亮致辞 关注利率债指数基金配置价值 ST中天:自查发现存在违规担保事项担保金额9.42亿 专家谈国土空间规划:既要强调统一性也要体现多样性 两市早盘缩量震荡传媒板块涨幅居前 俄罗斯加快推进人工智能发展强化人工智能科学研究 外卖骑手:只要有订单就不怕熬夜 赴港IPO:上市筹备时间短成功率高首发市盈率低于A股 国务院国资委:到2018年底央企境外资产总额7.6万亿元 业绩不及预期热门科技股炒作降温 iPhone12系列新渲染图曝光全新设计/6000mAh电池 人社部:9月城镇调查失业率5.2%低于预期控制目标 东芝CEO:华为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客户地位没任何改变 美盈森:将举办植物蛋白发展论坛暨产品品鉴会 世纪空间注册申请石沉大海未来上市前景堪忧 俄土总统索契会晤达成协议牵涉各方计算利害得失 重组新规修订发布符合条件资产可在创业板重组上市 日韩往返机票跌至65元日网友:太危险给钱也不去 “老伙伴”相继落马后退休4年的他也被查了 江西上饶广丰警方:集中整治棋牌室等场所赌博行为 媒体:新方法有助找到与癌症相关的病原体 美媒解说叙利亚激战却用美国射击场视频 约翰逊再遇挫英镑上蹿下跳欧股收盘强势上扬 汽车行业寒冬将尽部分龙头酝酿跨年行情 人大常委会结合公益诉讼检察工作情况开展询问 三大股指集体高开养殖板块表现强势 迪奥:校园宣讲会涉台不当ppt系员工个人行为 南京证券一月遭罚两次被暂停股权质押回应:严控规模 贵州茅台市值站上1.5万亿三季报净利增23% 台教育部门公布:多所大学共107系组停招或被裁撤 NBA应该脱离中国?肖华:我不能苟同 *ST新海:拟转让深圳易思博95%股权投资收益约9.8亿 率先响应央行向“炒鞋”出手的为什么是深圳? 人民日报钟声:共同推进网络空间全球治理 这个开发区连续三任副厅级“一把手”落马(图) 美银美林:维持昆仑能源买入评级目标价为11.1港元 12306网站:香港部分往来内地列车20日临时停运 私募股权基金行业面临难得发展机遇 机构变“游资”:12天9板的诚迈科技遭抛弃 拉夏贝尔想海外翻身?国内关店2400家境外投资增12亿 加班胸闷不适39岁衡水市环境科学院院长耿伟去世 波音飞机遭韩国交通部停飞被检42架中9架有裂缝 俄总统新闻秘书:埃尔多安或将于本月访俄 媒体:中国独角兽企业数量首次超过美国 贵州松桃一19座校车塞了35个孩子民警:依法严惩 零点有数拟上科创板:披露辅导信息网红袁岳为实控人 罢工延长!通用汽车因停工已损失约20亿美元 贝莱德Q3净利润11.19亿美元同比降8% 快讯:养鸡板块午后大涨益生股份涨停 李大霄:一轮将空头气疯的行情正在展开 茅台业绩增速创年内新低三季度利润增速下滑至17% 科创板致远互联:发行价格确定为49.39元/股 日本福岛核废弃物被冲入河中泄露政府不“慌”? “脱欧”路一波三折英国“脱欧”缘何再生变数 无锡塌桥事故追问:卸不下的重货车不超载就亏本? “三桶油”多措并举提升供暖季天然气供应能力 耿爽:今年以来中国企业自美采购大豆2000万吨 深港通下的港股通股票名单调整调入小米、美团 俞渝手撕李国庆:中国式夫妻合伙人离婚怎么这么难? 有色品种分化“铜博士”缘何哑火 CPI为啥创近6年来新高?“二师兄”被点名 长江货船水污染:有船舶将垃圾扔江里污水排入江 任正非:华为做好了美国长期不取消实体清单的准备 14岁男孩打游戏发现异样一通电话救下轻生网友 逢高空铁矿策略 不满土总统涉克什米尔局势言论印度总理推迟访土 建设银行抚州违法案罚单增至9张一人遭终身禁业 中外明星争相投资电竞中国营收占比全球第二 美军官怂恿日本政府修宪向国民宣扬“中国威胁” 郑超:亳州将药和酒融合专门推出亳酒37度 动力煤有望进入上升通道 GDR与A股跨境转换开启外资望继续提高对A股配置比例 美股盘前:零售数据将公布道指期货跌0.2% 统计数据造假频发而官员问责乏力原因何在? 货币基金重大利好华为钱包今日上线货基理财新功能 獐子岛集团称受灾放弃百万亩海域未违规采捕 境外媒体:中国将坚决反制美国插手香港事务 双向36条车道的“亚洲第一收费站”已开拆 中国华电集团原总经理云公民被查曾任山西副省长 承德露露鲁永明辞职背后:业绩承压商标纠纷旷日持久 在线旅游经营新规引热议各方合力终结在线旅游乱象 中国营商环境排名跃至全球第31位提升15位 伊利潘刚:推动可持续发展是所有企业的责任和使命 股海导航10月18日沪深股市公告提示 贵州金沙:一工地堡坎垮塌5人遇难 因旅客突发疾病厦航一国际航班紧急备降 德国外长:对于允许英国短暂延期退欧持开放态度 红枣出现多空同减态势 IEA预期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五年内增50% 河北邯郸钢铁厂火灾致7人死亡事故前两天刚复产 陈生强:金融科技下半场构建“科技+开放”新格局 英国学者:中美“新冷战”绝非不可避免 田洪良:美元低位支持较强但反弹高度不可乐观 加码天然气百川能源斥资2亿收购两家城市燃气公司 被指更名改姓畏罪潜逃20年男子庭上坚称那不是我 中组部人社部:事业单位里的亲属这些岗位要回避 大兴机场入境旅客实现“无感通关” 农产品价格走势三问:菜价回落、猪价涨幅、粮价稳定 51信用卡用户致电催收人不要骚扰通讯录亲友但无效 积极财政政策如何提效专家建议多减企业所得税 茅台前9个月净利润同比增长23.13%陆股通继续减持 挪威央行行长称克朗汇率跌至创纪录低点并不值得担忧 山西奏响能源革命“八个变革、一个合作”开新局 三人行创始人以50万元“逆袭”现在冲刺主板IPO 邦达亚洲:市场风险情绪转暖黄金承压收跌 帮助政府开展政治活动?任正非:严重与事实不符 国家邮政局局长:加快出台《邮政强国建设行动纲要》 银保监会:对结构性存款和理财业务进行明确区分 势赢交易10月18日操作建议 试错交易:10月21日市场观察 车企苦日子没到头:业绩体现回暖艰难产销压力仍在 外媒称美已暂停从叙撤军:将增加军事资产保护油田 男子因下车问题暴打公交司机车辆失控撞上护栏 前三季度工业利润同比下降2.1%降幅逐季收窄 四川两名市委原书记3月内先后被查曾为上下级 原油基本面仍未改善 证券日报:中国经济韧性不断增强“唱空论”可休矣 我国老龄化问题凸显险企纷纷布局养老社区 三大股指震荡走低农林牧渔等板块涨幅领先 工信部:11月底前全国范围内将正式提供携号转网服务 报告显示:中国家庭债务近六成集中在房贷 宗校立:英国脱欧闹剧不断避险情绪开始聚焦美元 全国超4成的阳澄湖大闸蟹都被上海人吃掉了! 北向资金净流入17.39亿元中国平安净买入5.04亿元 英首相的脱欧协议连续遇挫英国9天后能如期脱欧吗?